中文版 | English
客户服务电话86-532-86251566

新闻中心

应龙动态 行业聚焦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行业聚焦

中国钢企不参加全球减排计划的背后

发布时间:2012-02-14

据中国钢铁新闻网

近日爆出中国钢企不参加世界钢铁协会(以下简称“世界钢协”)全球减排计划的消息,将中国钢企推向舆论漩涡。

同一标准有失公允

世界钢协的减排计划早在2007年就已提出,时任鞍钢集团总经理的张晓刚曾对英国《金融时报》表示,中国大型钢厂应该会支持该计划,为减少二氧化碳的排放作一些贡献,彼时他担心的是更多小型钢厂由于设备和技术问题产生更多二氧化碳而不容易被说服。如今,张晓刚的另一个身份是世界钢协的主席。

4年过去了,此计划的推行并不如张晓刚预测的那样顺利,大型钢企首先对此计划表示了拒绝,世界钢协对此表示遗憾。

世界钢协资料显示,此计划是想尽量说服全球多数大型钢企定期向其提供旗下各钢厂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数据,希望通过建立排放量与钢厂技术类型(以及运营方式)挂钩的数据库,以便能够更好地理解哪些技术手段可在不对近期全球钢铁产量快速增长造成干扰的同时,削减二氧化碳排放量。

据《金融时报》称,中国钢企之所以不参加是因为他们担心,如果加入该计划,可能会在无意间泄露技术数据,为竞争对手提供在商业上有用的细节。兰格钢铁信息研究中心主任侯志芸认为,这一方面钢厂肯定有自己的考虑,我们毕竟还在发展的过程中,而西方国家已经走过了这个过程,通过很多数据大致能够判断出我们钢厂的生产水平和对原材料的消耗。

世界钢协曾向中方保证过该计划中的任何数据只有协会的少数官员才能看到,不会让单个企业获得。

对此,国内一大钢企相关人士对媒体表示:“减排方面我们一直是按照国家的标准在走,但中国钢厂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是不是一定要对外公布,这个事情还要看国家的规定。”侯志芸也认为,中国各家钢铁企业作为生产经营的独立法人,可以选择参加或者不参加,节能减排在我们国家是有规定的,但目前世界范围内,还没有什么具体的强制性约束。

世界钢协官网显示,通过数据收集,将可在实际绩效数据基础上实现基准改进。之后,在后《京都议定书》期间,各国和各地区将报告和设置二氧化碳排放承诺额。

值得玩味的是,加拿大环境部长肯特在去年12月12日宣布,加拿大将正式退出《京都议定书》。

武钢集团相关负责人表示:“应该先问问西方发达国家在他们此前的发展过程中为环保做了什么,现在又做了些什么。”在该人士看来,中国钢企只要按照国家的要求做好减排工作就足够了,参不参加国际的计划没有什么意义。

侯志芸也坦言:“我们是后发展起来的,现在还在发展过程中,而欧洲和美国已经进入了后工业化时代,电炉钢用得比较多,所以减排压力没有我们大。”或许正是这个原因,使得中国钢厂觉得用同一个标准来衡量排放有失公允。因此,她认为国际减排问题处于一个发展认识的过程中,必须寻找一个相对都能够接受的方式和标准。

按国家标准走  淘汰落后产能

虽然中国钢企未参加世界钢协的计划,但在减排方面并未放松,毕竟政府对行业的节能减排计划在循序渐进地实施。早在2010年1月,国务院就研究部署加强淘汰落后产能工作,之后节能减排被提上日程,并与地方政府政绩挂钩。“十二五”国家的目标是淘汰400立方米及以下高炉(不含铸造铁)、30吨及以下转炉和电炉,单位工业增加值能耗和二氧化碳排放分别下降18%等。政策引导下,大型钢厂都按照规定配合国家的减排计划。

和其它工业类似,钢铁生产过程最终也会产生“三废”(废渣、废水、废气),企业通常是利用一些有回收和循环作用的环保设备(比如除尘的设备、处理废水的设备等),来减少“三废”对环境的污染。但是,分析人士指出,这些环保设备的运行有时可能会降低生产效率。尽管如此,与通过直接减少产量的方式比较,使用环保设备的方式在减排方面还是更加有效。

对此,一位东北钢厂高层也认为减排最主要的是淘汰落后产能,并不完全是减少产量。“落后产能主要指的是生产效率不太高的小炉。”他进一步举例说明,“小钢厂和大型钢厂相比,生产的原材料是一样的,但大钢厂的技术和工艺好,相对在焦炭铁矿石上等炉料的消耗以及排出的二氧化碳量方面就低。”在他看来,如果一些钢厂由于工艺原因造成原料消耗,再不上节能设备的话,成本就会比其他钢厂高,“这样出来的产品附加值低,自然而然就被淘汰了。”

侯志芸也认为市场机制会在一定程度上推动节能减排。钢铁行业本身就有一个规模效应的问题,只有发展到一定的规模才有利于技术改造,降低排放标准,提高企业的劳动效率,这样客观上对节能减排也是一种推动力,尤其在市场不好的时候就可能会迫使一些落后产能被淘汰。